母親的安慰與呼喚

母親的安慰與呼喚

母親的安慰與呼喚

母親的安慰與呼喚

翟林湧神父

 

朝聖的第五天,五月一日,星期天,我們抵達了墨西哥城,是這次朝聖的主要目的地。 當我們的汽車接近聖母顯現的地方,瓜達盧佩聖母大殿時,就看到人潮的湧動。人數之多和人之虔誠表現使我心靈震撼,心跳加速; 我期盼親眼目睹聖母在純樸的印地安人若望狄雅哥(Juan Diego)衣服上所留下的肖像。下車後,我們團隊都懷著謙敬的心,唱著熟悉的聖母經文慢慢步向大殿,走向聖母。 由於人多,聖母像下的通道安置滑梯,以便舒緩人流。 踏上滑梯,滑向聖母像下,抬頭仰望,心裡肅然起敬。 肖像是聖母留給世人的標記,肖像所顯示的是聖母的謙卑與天主賦予她的尊威。 聖母當年顯現時告訴若望狄雅哥,「 我是那位創造天地萬物、掌管人類生死禍福、無所不在、天地萬物主宰的天主的母親。」是的,聖母是耶穌的母親,聖母是天主之母,她也是我們人類的母親。她愛天主所創造的萬物與人類。當年,被視為卑微、貧窮的印地安人,便是她愛的對象。故此,聖母顯現給謙卑的印地安人若望狄雅哥。

 

當時,印地安人信奉、朝拜多神。 他們信奉太陽、月亮神;蛇也是他們朝拜的對象。 他們常常祭獻太陽,因為他們認為太陽給予生命。 由於害怕太陽沒有了生命,不會再從東方升起,他們就用活人來祭獻太陽。他們相信太陽吸取了活人的血,就會不斷升起。 十六世紀初,西班牙天主教方濟各傳教士來到了印地安人中,開始宣講福音, 但福傳緩慢,沒有多少人願意接受天主教信仰。 然而,若望狄雅哥,一個謙卑、貧窮的當地農夫卻接受了福音、成為一位虔誠的信徒。 他每天往返教堂,去朝拜天主、聆聽天主的道理。

 

一五三一年十二月九日,當時五十七歲的若望狄雅哥在去往墨西哥城中教堂路上,途經台培亞山時,他忽然聽到天堂般美麗的音樂;聲音中有位女子親切的呼喚他的名字。 隨著呼喚聲 ,他來到山頂,看到了一位年輕、美麗的女孩, 站立山頭,衣服閃爍著美麗的光芒,她的周圍的花草樹木都閃閃發光。這位美麗的女孩就是聖母。 聖母在與若望狄雅哥的對話中,啟示她是天主之母, 並要求若望狄雅哥去告訴當地主教,在她顯現的地方為她建座教堂;聖母並說她將會向本地居民和那些尋求援助的人們,顯示她的慈愛和憐憫。

帶著聖母的吩咐,若望狄雅哥去見當地主教,講述了聖母顯現的過程,並告訴聖母的要求。 主教聽完他的述說後,並沒有在意若望狄雅哥所講的故事,就把他打發走了。若望狄雅哥失望的離開了主教,當天他就返回山頂去見聖母,告訴聖母主教不相信他;並要求聖母找個有信譽、有威望的人去和主教講,因為他只是個貧苦、可憐,沒有任何聲望的人。但聖母對他說,他就是被揀選的人;並讓他第二天再次去見主教,說服主教。 第二天彌撒後, 經過幾番交涉,他才再次見到主教,把同樣的信息告訴他。 主教仔細盤問後,還是沒有相信若望狄雅哥。並要求若望狄雅哥向聖母要一個特別的徵兆,他才會相信。若望狄雅哥再次失望地返回山頭見聖母,並把主教要特別的徵兆的事告訴聖母。 聖母吩咐若望狄雅哥第二天來看她, 到時她會給他一個特別的徵兆。

 

第二天,若望狄雅哥並沒有按照聖母的要求返回山丘,因為與他同住的叔叔病了,他忙著幫叔叔請醫看病。 叔叔的病是絕症, 叔叔要求他第三天的清早,也就是十二月十二日的清早去城裡的教堂請位神父為他做臨終降福。而去城裡路必須經過台培亞山,聖母顯現的地方。 當他來到山下時, 他想避開聖母顯現地方,繞山丘的另一邊而行,擔心路上碰到聖母而耽擱了他的行程。當他繞行到山的另一邊時, 聖母再次呼喊他的名字, 並問他要去哪裡。這時,若望狄雅哥也感到慚愧沒有聽從聖母的吩咐,前一天來看聖母。 他向聖母陳述了他沒有來的原因。於是,聖母安慰他說,「不要使任何的事物來煩擾你,也不要怕任何的疾病、災禍和痛苦。難道這裡的我不是你的母親嗎?你不是在我的身影保護之下嗎? 你還需要什麼呢?」聖母也對他說,不要為叔叔的病擔心,因為此時,他已經康復了。聽到聖母安慰的話語,若望狄雅哥滿心歡喜,再沒有憂慮和煩惱。他要馬上帶著聖母給的徵兆去見主教。

 

然後,聖母吩咐若望狄雅哥爬到山頂上去,在山頂上,他會看到很多花,割些花下山來見她。 當他來到山頂, 映入眼簾的是盛開的各色玫瑰花。若望狄雅哥喜出望外,因為此季節與地點根本不應該有玫瑰花。他馬上採了很多的花,用他胸前簡陋的斗篷(tilma) 兜起來,衝下山,來見聖母。聖母看到他後,將玫瑰花重新在他的斗篷中擺放,並告訴他帶著玫瑰花直接去見當地主教,作為標記,要求主教在當地為她蓋座教堂。

 

若望狄雅哥斗篷裡兜著花,心裡充滿了喜樂、興奮去見主教。 來到主教府,主教府的人並不想讓他進見主教。 但他們看到他的斗篷裡有東西,就想看個究竟。當他們看到是玫瑰花,就用手抓花,花卻好像印在斗篷上,他們根本抓不到實體的花。驚奇的他們立刻通報主教,主教讓若望狄雅哥馬上進見。 當若望狄雅哥來到主教前, 把斗篷打開,隨著,各色鮮艷的玫瑰花散落下來, 同時斗篷上卻留有聖母的聖像。當主教和眾人看到玫瑰花和聖母像時,他們立即俯首敬拜聖母,並請求聖母原諒他們遲疑的信德。 然後,主教將若望狄雅哥印有聖母像的斗篷脫下,將聖像掛在了自己的聖堂中。 後來,主教按照聖母的要求將聖堂修建好後,這聖母在若望狄雅哥斗篷上留下的聖像一直掛在其中。 迄今已有四百八十六年。

 

這是聖母顯現的過程。 雖然,聖母的話語簡單;她除了要求若望狄雅哥給主教帶個信息,要求主教修建個教堂外,沒有太多其他的信息。但聖母簡單的話語卻為若望狄雅哥、當時的本地的印地安人,以及普世人類帶來最貼心、安慰的信息。 其中,聖母最貼心話語就是當若望狄雅哥擔心生病的叔叔時, 聖母對他說,「難道這裡的我不是你的母親嗎?」 這是母親的安慰與召喚。 她讓若望狄雅哥不要憂慮、擔心、害怕,要完全信靠她 。自從我們踏入聖地,聖母的這句話就一直環繞在我的腦海中。

 

到達聖地的當天, 我們蒙主的祝福, 在大聖堂內二層樓上的小聖堂內舉行了主日彌撒。在小聖堂內舉行彌撒時, 我們可以聽到,也看到當時聖母大殿內同時舉行的彌撒。 大聖堂內座無虛席,足有一萬多人。 看到如此多虔誠的信徒一起朝拜天主,參加彌撒,心中充滿了感恩、喜樂與興奮。雖然我們種族、語言不同, 但我們同是天主的兒女,有同一的母親-聖母瑪利亞,倍感親切。

 

最感動時刻是到達聖地的第二天。 聽完最後一位姐妹的告解後,我告訴她,我要去聖母像下念玫瑰經去。 她問我是否可以和我一起念玫瑰經。 我爽快答應她。 我們倆一起來到聖殿中距離聖母像最近的座位就坐。 當我們正要開始誦念時, 坐在我右手邊的一位面目慈祥、年長的修女看到穿著神父白領的我,會意向我微笑,並同我講話。 第一次講的我沒有聽懂。第二次我聽到她說「su mama?」, 此時我意識到她問坐在我左邊的教友姐妹是不是我的媽媽。 我回答說,「no, no(不是,不是)」。 但她還是又一次問我,「su mama?」 這時我馬上意識到我的回答應是肯定的,所以馬上回答說,「si, si。(是的,是的) 」當時,我就想起一年前過世的我的親生媽媽。多希望我的媽媽就在我的旁邊,同我一起朝聖,念玫瑰經。 但同時我也意識到,這是聖母對我的召叫,「難道這裡的我不是你的母親嗎?」聖母讓我認她為母的同時,也要我將我身邊我教友當作我的母親。此時,聖母也在幫我從思念母親的痛苦中走出,因為「母親」時時處處與我同在。 我們開始誦念玫瑰經了, 我的淚水止不住下掉。 我所誦念的天主經,聖母經字字打動我的心靈。

萬福瑪利亞,妳充滿聖寵。主與妳同在。妳在婦女中受讚頌,妳的親子耶穌同受讚頌。天主聖母瑪利亞,求妳現在和我們臨終時,為我們罪人祈求天主。亞孟。

我懷著懺悔的心體驗聖母媽媽對我的召叫,她要我信賴她,回到她的懷抱,體驗她親密的愛、溫暖的擁抱。 在祈禱中,我將自己、我的心意,我的家庭、我服侍過的團體、我現在的團體及我可以想及的人都獻於聖母的大愛中。在滿滿聖愛中, 我和我的「教友媽媽」一起念完了玫瑰經。這是玫瑰經打動我最深的一次, 玫瑰經如此的美好,聖母在玫瑰經中與我親密無間。

 

念玫瑰經時,我也一直仰望著聖母在若望狄雅哥斗篷上留下的聖像。聖母身體閃爍著太陽的光芒,她腳踏月亮,身上披著繡有星辰的外衣,她的衣服上繡滿當地代表喜樂與生命的花朵。 聖母低垂的臉顯示她的謙卑。當時,聖母顯現時,十二月的玫瑰花是奇蹟的標記。 而更大的奇蹟應是聖母留下的聖像。 在四百八十六年中,聖像可以在粗陋的身披斗篷上完整的保存下來了。而且,經過幾次科學的驗證,聖母像不是出自繪畫之手,聖像的背景中毫無繪畫的痕跡。 更讓人驚奇的是, 當畫像中聖母的瞳孔被放大時, 聖母的眼睛中呈出聖母顯現時在場的人物 。 在一九二一年,有個懷有惡意的人想毀掉聖像。他將一顆定時炸彈置於聖堂中聖像下面。引爆後,炸彈的威力極大,聖堂的彩繪玻璃及金屬十字架都被破毀,但聖母像卻完整無損。 從此,人們更認為聖母藉著聖母像的奇蹟,告訴世人,聖母保護的愛永遠與世人同在。 她召叫我們依靠她;她會帶領我們認識耶穌、回歸天父。

 

耶穌被釘十字架上時,聖母和宗徒若望站立於十字架下, 耶穌對母親說:「女人,看,你的兒子!」,然後,耶穌又對代表教會的宗徒若望說, 「看,你的母親!」聖經中記載,從那時起,那門徒把她接到自己家裏。 將聖母接回家裏是耶穌的吩咐,也是主的渴望。 耶穌願意我們所有的人把聖母當作我們的母親去依靠她, 孝愛她。

 

所以,聖母問若望狄雅哥「難道這裡的我不是你的母親嗎?」的問題是聖母問我們每個世人的問題。「這裡的我」四個字,告訴我們她總是存在, 我們隨時隨地都可以投奔她。 同時,這問題也是母親對兒女的呼喚,讓我們投奔她,依靠她; 聖母讓我們從困苦、憂慮、害怕中走出,得享天主兒女的平安與喜樂。這個問題也是聖母對我們每個人的召叫,要我們孝愛她,把她看作我們自己的母親。 同時,聖母也藉著慈祥的修女問我「身旁的教友是不是我媽媽」的問題提醒我,我應該將我所服侍的教友們看作我的「母親」、我的親人;換句話說,聖母要我在弟兄姐妹身上看到她的身影 ,就如耶穌教導我們,在最小的兄弟姐妹身上看到祂一樣。

 

從聖母簡單話語中,我體驗到聖母親情、天主愛的力量。 與聖母親密接觸,讓我內心燃起愛天主、愛聖母、愛他人的熱火。這經驗也讓我不難相信在聖母顯現後的五年內,美洲大陸有六百萬人摒棄邪神而皈依了天主。 近五百年過後,美洲大陸的人民及世界各地的人們還響應母親的呼喚,前來瓜達盧佩感受來自天上母親的大愛。

 

經聖母的感召後, 我號召朝聖的教友們都應該在聖母像前念玫瑰經。 好多教友在聖母前,也有同樣恩寵的感受。有位教友說,「在瓜達盧佩聖母像前誦念玫瑰經是心靈的釋放,感覺萬般舒暢。」

 

第三天早晨, 我們在聖地的聖井小教堂舉行完彌撒後,就要與瓜達盧佩聖母告別了。 雖然要離開聖地,但聖地所得的恩寵永遠與我們相伴。感謝聖母在聖地的款待,感謝聖母愛的擁抱,感謝聖母的教導。 聖母讓我們知道,天上母親永遠不離不棄的守護著我們。 「難道這裡的我不是你的母親嗎?」 是天上母親的對我們不斷的安慰與呼喚。

 

 

One thought on “母親的安慰與呼喚

  1. lzhai Post author

    Jerry, 過幾天就是瓜達魯貝聖母節,讓我們一起投奔於聖母, 讓聖母為我們代禱。

請留言